图文:子渔 发布时间:2014-10-15 17:24
王兴才,五十六岁,南川头渡镇人,是蜂农同时也是笋农。和中国许多农民一样,王叔凭着自己勤劳的双手养活了一双儿女,上学、结婚、买房、生子……如今已届花甲年纪,身体大不如前,还在继续劳作,只因为不想成为年轻人的负担。

王兴才

  金佛山上除了银杉,除了方竹,还有草药山珍奇花异果无数,是以金佛山上养蜂人家许多,有些地方几乎一个村家家户户都在养蜂,所以我心里戏说既然有方竹村为啥没有蜜蜂村呢?笔者所要去到的地方是头渡镇,那里除了笋厂和笋农也还有很多养蜂人家。“川蜜性温,甘平无毒”,金佛山出产的蜂蜜更是药性十足价值极高,即便在当地也是十足的抢手硬货,年年供不应求。好在机缘巧合,我与养蜂人王叔的儿子相熟,倒也图了个中方便。

  金佛山南麓的前星村是个好地方呵,要不然何以引来“将军归隐”?山路弯弯,溪水潺潺,深山幽谷之中总有蜂蝶萦绕,时不时再隐没出现两三户人家。让人不由得感叹:人间处处是桃源,于心安处便是家!唯一有点儿让人遗憾的就是现代社会“要想富先修路”,人心所向目之所及,公路四通八达,最不济也得有条机耕道。可是这修路吧对植被和生态多少又有些破坏不是?听说更引来些个驴友消夏露营什么的……道路以行,芸芸者众。唉,不知这份隐秘和干净是否能够长久?

  王叔名叫王兴才,今年五十六岁,排行老大,家里是养蜂世家。靠山吃山,他是蜂农同时也是笋农。兄弟姊妹八人,几乎家家养蜂户户打笋并藉此而致富。和中国许多农民一样,王叔凭着自己勤劳的双手养活了一双儿女,上学、结婚、买房、生子……如今已届花甲年纪,身体大不如前,还在继续劳作,只因为不想成为年轻人的负担。养蜂打笋几十年,王叔自然有他的一套经验和操守,都是入口金贵的东西也确实大意马虎不得。所以我年年只在他家拿方竹笋和蜂蜜,认货先认人呐!叔为人也忠厚老实,乐观而且健谈,每年山上百十来箱的蜜蜂,几十亩的方竹林,全由他一人悉心照料打理。很累很苦但也很幸福,因为收获!

蜜源,金佛山上花开

  王叔刚刚从崖上笋厂回来……今天摇蜜的地方蜂箱不多,因着为我考虑就近方便的缘故,更多的蜂箱其实还在对面山上他真正的老家。这里呢其实是他二三十年前做上门女婿时的家。后来响应政府退耕还林定点并村时又再搬进了现在的新村和新家。拆迁过后,这里也就不自觉荒废破败只剩下残垣断壁,却是也能辟为不大不小的一处蜂场,间或偶尔还有几只野猪路过。王叔的老屋已然不在,但是房前屋后,树皮猪圈,杜仲林中,还是七零八落的躺了十几二十只蜂箱……

  我赶到的中午光景,王叔和他兄弟、妹夫正在林下取蜜,一时之间真是“蜂”起云涌群魔乱舞!今年的土蜂当真凶悍,频频蜇人,三兄弟全副武装却还无一幸免。所以我刚打完招呼,王叔立马老远递过斗蓬,边走边摆手:“要不得,要不得,你这光手赤膊的要不得!”好吧,赶紧戴上然后躲远远的。“不怕,我有长镜头嘿嘿”……饶是如此,还是遭狙了五哈。

  第一次,因为不以为然,觉得都半天没叮过我手该是我免疫。结果在我骄傲地刚取下斗蓬时,突然一只“神蜂”敢死队轰隆隆便载在了我额头。嘶,好痛好痛,不过皮糙肉厚如我确实没肿呵。还有两次是在吃中饭喝油茶的时候,王叔端出刚摇来的新蜜让我冲啤酒喝,结果马上拉响空袭警报。妈蛋,这货比雷达还要厉害啊,当真是闻着一点甜味就来。所以取蜜之前,每个蜂箱口大家会烧上一把谷草点上一柱香,那不是在祭拜山神啦,是我们不得不使用化学武器展开“毒气战”,哈哈。

‘蜂’起云涌
王叔和他的兄弟们正在取蜜1
王叔和他的兄弟们正在取蜜2

  第一次见证摇蜜全过程。我还真没有密集恐惧症,看着密密麻麻一匹又一匹的巢脾当中,在大家的指引下仔细地寻找着蜂王。这货,要是没有经验的话很难找到,当真不起眼!不过,土蜂即中蜂,只有蜂王没有浆啦,我还没有弱智到问叔有木有蜂王浆卖?当然我也的确是有目的而来,所以还是特意地问了一句:“叔,你家的蜜到底好在什么地方?”

  叔咧嘴呵呵一笑,露出被蜜蜂亲肿的嘴唇,再顺手往山上和旁边地里一比划,颇有几分指点江山味道似地说道:“看到没有?那密密麻麻白花花的东西——玄参。”

  呵,佛山之中山珍异草花开无数,加之山民大都种植药材,诸如夫烟、杜仲、黄柏、黄莲、天麻等等……林林总总成片成林。是以金佛山的蜜只叫百花密、山花蜜尤嫌不足,更应该直把它叫山花药蜜才对。而王叔家的蜂场周围玄参居多,所以他家的蜜更确切地讲应该叫玄参蜜,根据色泽便能一目了然。真正上好的玄参蜜会明显地分出上下两层,底部为正常蜜色,顶部则为褐色显黑。那可不是杂质而是药性药引,当真精华之中的精华。叔还给我举了个未经考证的栗子。说他某某朋友患有糖尿病,不敢沾糖遑论吃蜜。可王叔对他说:“别人家的蜜我不知道,但是我家的蜜嘛我担保你吃了没事!当然你也别当干饭吃咯”。末了,当真无事,呵呵……

  缘来如此,更加坚定了我来时路上的决心。

  一只蜂箱一年仅可摇蜜一次至多两次。今年南川雨水较多,山洪频发,蜜蜂总体出勤率不高,是以整个金佛山区蜂蜜普遍减产。当天我们拢共摇了十八箱,刚好够得一百来斤。但是雨过天晴山水依旧,蜜源总是有保证的,所以只是减产,质量没有任何问题。从另一个层面来说,正好说明人心不掺假不是?

  烟熏火缭当中,蜜蜂们依然战斗力十足,不时还有牛角蜂中途进场欲得渔翁之利,所以大家只能躲进小黑屋点燃柴火关起门来摇蜜。养蜂摇蜜其实和插秧播种无异,实际并无多少技术含量可言。像摇密,就是引开蜜蜂,取下巢脾,割去蜂蜡,然后摇蜜,如此而已。和所有的山间农活一样,这就是一个勤奋小心加上一个熟能生巧的过程。当然举凡食材,悠悠众口关乎性命,这里边还得有个做人起码的道德和良心。方法或者技术可以土却一定不能人心不古,惟其如此才是人们所追寻的真正意义上的原生态和品质生活。

只有收获才能让人露处真心的笑容

  傍晚事毕,驮着两桶新蜜,大家意兴阑珊的回家。

  晚饭喝酒的时候,我又问王叔:“叔你这一年又是养蜂又是打笋的,收入不老少,但是不累唛?钱都挣得完哇?”

  王叔咂吧一口酒:“那有啥法?年纪轻轻的时候便出门立户,上有老下有小,要吃饭要盖房……”

  “知道当年我修那新房多大么?就是我们今天摇蜜那地方,进深二三十米,高都有九米多,全是大料木材。”信手一指顶上横梁和旁边木格门窗:“你看这些,这些,全都是从那边直接拆过来的。”

  “那现在儿女大了,也都挣钱了,不用这么累了啥?”

  “哎呀,不读书了唛要结婚生娃嘛,买了房唛还想买车嘛。再说年轻人自己挣俩钱也不容易,还得抚养孙娃娃,各种开销也大。现在我们也老了,要是再赶上个三灾两痛,手上没点钱啷个要得?那趁我们两口子现在‘硬走’能跑能动,能帮衬他们一点是一点啦。”话说就我们吃饭喝酒的光景,叔还一边输着液。他其实刚做完肾结石手术不久,只因此时正是蜜熟打笋时节实在是坐等不住,所以拔掉针头他就急匆匆地赶回老家来了。今晚我又是第一次到访,所以不管咋劝他说多少都要意思哈。一边输液一边喝酒,王叔可真是典型的南川人性格,也是个耿直不要命的人呐!

  “现在的人懒散惯了,喜欢投机取巧,哪像我们当年勤奋刻苦?就说打笋,你以为谁都可以承包得到方竹林么?有时候你有钱都包不到的。像我那笋林怎么来的?那是当年政府还没把方竹纳入统一管理时候,我自己刀耕火种开荒开出来的,林权产权肯定是属于国家,但是不包给我包给哪个?本来就是荒山坡,方竹是我管理经营出规模来的,不包给我没道理嘛不是?”说着说着再饮一口:“当年可是有好多人说我脑壳有包,成天没事上山刨石头……所以啊用时下你们年轻人的话说,这就叫做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

  “当然除了勤奋,做人做事还得有良心,凭力气吃饭挣钱也只能挣自己该挣的钱!像养蜂,没有花开没有蜜源的时候大家肯定都要喂糖,给蜂子保命。但是有些人不同,一年到头不分时令地往撑死了喂,别人摇蜜都减产,唯有他家大获丰收,这还是蜂蜜么?秘倒是真的,人心隔肚皮咯。”

  “我就这点儿,你慢慢喝哈,咱们慢慢吹……”

  聊着聊着越聊越尽兴,我在一边不时的颔首和脸红,浑然不觉夜已深……

  第二天,吃过早饭喝过油茶与王叔作别,顺道带上阿姨刚从地里摘来的各种时蔬给他们儿子。

  我想王叔是幸福的,因为自己老有所为,还可以努力生活努力挣钱,劳动最光荣!王叔的儿女们也该是幸福的,因为他们有一个自食其力奋斗不息而且还关心呵护他们无微不至的好父亲!

  向全天下的父母,向所有辛苦的劳动人民,致敬!

寻一个ta,找一个你,让所有南川人在这里相遇!
  • 刘大林
    刘大林 49岁,白沙人,从出门求生到回乡反哺,他要打造一个心中的故乡。
  • 蒋明志
    蒋明志 万南铁路巡道工,23年如一日累计巡回16万余公里...
  • 苏美华
    苏美华 南川人,92年生,10年入伍。话务射击驾驶战车,巾帼不让须眉…
  • 陈淋溪
    陈淋溪 11岁,家住东城街道,勤俭刻苦有爱心,被评为区美德青少年。
Trackback Url:http://nanchuanren.com/people/wangxingcai/trackback
版权所有。本站所有图文内容均由访谈所得、本人原创或者网络转载,非经授权谢绝转载分享。请特别尊重受访对象肖像和隐私权,如有恶意修改、传播、造谣或中伤,本站及其本人保留进一步的追诉权利。

文明用语!本站所有图文内容均由访谈所得、本人原创或者网络转载,个中情节、缘由以及真实性由受访对象本人负责,若有失察失实之处,你可以置评但是绝不允许进行人身攻击!原则上我们相信真善美,包括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