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席郁兰 发布时间:2014-7-12 12:24
周豪,1992年生,南川南城街道人,重庆邮电大学编导系大三学生,新锐导演。其自编自导自演的电影处女作《夜》,于2014年获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泰迪熊奖和最佳处女作奖提名,同时入围第38届香港国际电影节国际影评人联盟奖。
周豪

  今年2月上旬,柏林,电影节如火如荼,400部电影同期上映。重庆邮电大学大三学生周豪很忐忑,谁会来看自己导演的这样一部名不见经传的电影?他望着影厅里那500个座位,担心着可能会出现的尴尬场面……

  晚上十点,电影开始,影厅坐满了人,厅外还排着队。周豪笑了。

“我们入围了”

  “贾樟柯是大三拍《嘟嘟》、大四拍的《小武》,我就在想,我们是不是大三的时候也能拍点什么东西。”

  2012年冬天,周豪第一次向摄影师杨占文说起希腊神话“水仙之恋”。杨占文的第一反应就是——好难拍。虽然已跟周豪合作过3部电影,但他仍觉得周豪“关注的总是我曾想过但没想到要拍的题材,所以我总要跟上他”。

  2013年夏,电影《夜》在经过半年的准备后正式开拍。演员是周豪和他的同学、朋友,资金自筹(300多元),设备自借,每天晚上拍三个小时,拍了一个月。同年秋,60分钟版的《夜》剪辑完成,时逢北京天画画天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青年导演扶持计划”正在征集作品,他们将其寄了过去,顺利入围并被建议再拍长一些。

  12月,95分钟版的《夜》制作完成,周豪没有等来北京天画画天的资金,倒等来了另外一个机会:柏林电影节亚洲区选片人王庆锵通过“扶持计划”看到了这部作品,并马上要求看完整版。《夜》就这样被投递出去,成为全世界冲击柏林电影节的5000部电影之一。

  2014年1月10日晚上,周豪收到了入围柏林电影节全景单元的邮件通知。“我们入围了!”杨占文接完电话马上买了回重庆的火车票,他要赶回来对影片进行最后的再调整。前一天,他才刚从重庆坐20个小时火车回到贵州家乡。刘潇潇则开心而“惭愧”,“因为不知道会拿去参赛,我(演时)连妆都没好好化”。

  团队里没有人想到《夜》会真的入围柏林电影节,尽管偶尔也会开玩笑幻想某个金灿灿的时刻,但谁会当真呢?毕竟是一群大三学生的作品。

  本届柏林电影节最终入围400部影片,华语影片仅9部。周豪与刁亦男、娄烨、蔡明亮、林超贤等一起,被邀请到了舞池中央。

柏林回响

  2月23日,从柏林回到重庆的第五天,导演周豪站在街边,双手插在灰色休闲裤的大兜里,脸上并没有特别的兴奋与激动。只有头顶上的那片红色还留着“夜来香”(《夜》男主角,周豪饰)的痕迹,不过也淡了。

  26年前的这天,张艺谋凭《红高粱》为中国电影首夺金熊奖。此次周豪的入围则弥补了大陆电影在该电影节泰迪熊奖争夺中11年的缺席。

  在柏林,周豪一开始并不自信。400部电影,《夜》的5场又多排在晚上十点场,周豪望着影厅里500个座位,略微有点担心……直到看到影院逐渐坐满,外面还排着挂着媒体牌、期望着会有意外的空座位的记者。周豪心里的石头落了地,还生出了些许感动。

  在接受外媒采访时,偶有结巴的英语令他显得紧张而局促。倒是在影院跟观众交流时,他轻松自如得多。

  “这个故事怎么没有高潮?”有观众问。

  “整个故事发生在晚上,是很平常的故事,谁能每晚高潮?”据另一位主演李晋康说,周豪幽默的时候可并不多。

  周豪并不反对高潮设置,他认为需视剧本类型而定。“我们这个故事不是好莱坞式的,不能用很平常的戏剧模式去看待它。”

  在电影节主席迪特·科斯利克眼中,《夜》是本届电影节“最令人惊讶的新人登场之一”:“尽管以一部国际性影片来看,《夜》仍是粗糙的,但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周豪能涉猎如此大胆的题材,并大胆演绎,用超出他年龄的成熟,通过色彩运用、剪辑和镜头,让影片看上去蒙上了王家卫早期影片和‘德国新电影’领军人物法斯宾德情感世界的味道。”

  尽管在柏林受到了娄烨等名导的鼓励,周豪却并不强调自己的学生身份,“我想让人们从一个专业性的角度来评价这个片子,并不希望他们因我是学生而包容我”。

电影《夜》场景1
电影《夜》场景2
电影《夜》场景3

  周豪自编自导自演的《夜》。他坦白(或曰自恋)得可爱,自称是“夜来香”,在城市边缘的山镇窄巷处流连,私有化街灯变成接客点,怎料又有真名字“水仙”的少女也看中这欲望深巷,男妓与妓女客路不同,做起交心朋友。他们都在花名字旁加上MB缩写,男的解为“毛病”,女的自视“命薄”,一起无目的“漫步”。再有“玫瑰”男生出现,他钟情“夜来香”,为了亲近,也学人接客。这是周豪向王家卫《阿飞正传》的酷儿致敬,开烂了的花,等同于没有脚的小鸟吧。

“不是因为噱头”

  希腊神话中有一位名叫拿斯索斯(Narcissus,水仙)的“天下第一美男子”,他因过度迷恋自己的容貌,长年守着、恋着自己水中的倒影而枯死湖边。

  周豪由这个神话衍生出了《夜》:一个喜欢照镜子、欣赏自己的“MoneyBoy”(男性性工作者)夜来香,在“工作中”认识了女性性工作者水仙和男性追求者玫瑰,并与他们分别有染,经过挣扎最终他仍然没有走出自己“腐烂”的生活……观众很难从周豪的电影里剥离出一条完整的感情线。

  重庆某媒体电影专栏作者齐殊认为:“它不仅是一部同性恋电影,更讲述了一个极度自恋的人寻求自我救赎的过程。他过着‘腐烂的’生活,他渴望并尝试变‘新鲜’,但当他看到曾经新鲜的玫瑰也腐烂了,看到自己在朋友被欺负时的懦弱,他扔掉了太阳花,也放弃了变新鲜的念头。这个极度自恋、极度自怜的人,对自己的腐烂感到痛苦而挣扎。”

  从这个角度看,《夜》的入围并非因其题材涉及同性恋(但他入围的泰迪熊奖是专为同志电影所设的奖项),并非因为“噱头”(在国内外,此类电影已经越来越常见),而是他所探讨的“超出了性取向的问题、人类的问题: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我相信他们不仅是因为题材,我相信是因为电影艺术本身。”周豪很自信地说。

  无论是从技术还是艺术上,他都不认为片子很粗糙。影片用了大量的象征性符号:融化的冰淇淋、夜晚的隧道、反复响起的《小小水仙花》、不断变换的花衬衫,它们共同营造了一个“腐烂”而又充满渴望的三人世界。

  不过,入围时一直想联系周豪的本地媒体,在他从柏林回来后似乎失去了热情。

“自我”的导演

  “超现实又癫狂的导演”、“重口味而有深度”,是大学同学对周豪的评价。他的影片迄今已经关注过吸毒者、性瘾者,以及此次的同性恋者、性工作者。

  “我喜欢关注一些特别的人和特别的故事。即使你是一个正常人,只要你有特别的故事我都会关注。”比如那些在厕所里留下联系方式、写着自己需求的人就是《夜》的人物灵感之一。

  这与他的叛逆青春期有关。高中时他讨厌学习,休学去北京打工、各处旅游,愈加发现这个世界上边缘人物的真实存在。即使到了大学,他也不去上课,重修过三门,刘潇潇说他“整天泡在图书馆”。

  他喜欢阅读戏剧、小说、诗歌。《洛丽塔》、《罪与罚》和张爱玲是他的所爱。

  “(高中时)他写过一个10余万字的小说,讲了一个神经质的、精神分裂的少年的故事。”因此他片中女性性工作者水仙都能说出“每天都是新的,像洗过的衣服”这样文艺的台词来。

  或许是因为话不多,周豪给人的信任感总是很强,刘潇潇与他合作,即使有激情戏也没有太大的顾虑,“我知道他不会让我露很多”。

  但他在片场是严格的,曾经他因演员在片场聊天太过、怠慢拍摄而发过脾气。在杨占文看来,这是一种控制力:“他拍片不会乱七八糟,是一个比较能够坚持自己观点的人。”在谈话中他总以“导演”代指周豪,而非名字。

  但这种坚持自我有时会成为他的缺点。“偶尔自负,对自己不喜欢或者无关的事完全不理,或者表现出不屑。”这是刘潇潇心目中好导演周豪唯一的缺点。

  周豪计划未来继续关注艺术电影,但他希望能找到投资,“以便走上更专业的道路,让我的电影更专业”。像他欣赏的王家卫、李安、许鞍华、贾樟柯、拉斯·冯·提尔(《女性瘾者》导演)那样。

  “我相信《夜》如果给一个名导演拍,就题材来说会很有噱头,会吸引商业的注意,但他仍然可以拍成艺术的东西。艺术不是商业的反面。”他说。

图文来源:
http://news.banbijiang.com/renwu/dangdai/2014/0228/145044.html
http://www.mask9.com/node/151738

寻一个ta,找一个你,让所有南川人在这里相遇!
  • 张力
    张力 东城街道人,1987年生,脑瘫患者,自食其力的卖报人。
  • 罗宏
    罗宏 1971年生,当过公务员、私企高管、老板,最后却选择放下…
  • 严强生
    严强生 80年生,石溪人,在外干了十几年厨师后回乡创办了养猪场。
  • 赵红
    赵红 金山镇人,以前做服务服装生意,三年前返乡办起兆嘉避暑山庄。
Trackback Url:http://nanchuanren.com/people/zhouhao/trackback
版权所有。本站所有图文内容均由访谈所得、本人原创或者网络转载,非经授权谢绝转载分享。请特别尊重受访对象肖像和隐私权,如有恶意修改、传播、造谣或中伤,本站及其本人保留进一步的追诉权利。

文明用语!本站所有图文内容均由访谈所得、本人原创或者网络转载,个中情节、缘由以及真实性由受访对象本人负责,若有失察失实之处,你可以置评但是绝不允许进行人身攻击!原则上我们相信真善美,包括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