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景然、吴刚/图:吴刚 发布时间:2015-11-21 10:09
罗宏,重庆南川人,生于1971年,曾当过公务员,做过私企高管,也曾当过老板。尝试过很多职业之后,罗宏抱着“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的想法,四处云游,最后当他去到云南大理时选择了留下……与一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名为“柿子树”的咖啡馆。

罗宏

  走过大理古城的“柿子树”咖啡馆,空气中沁人心脾的咖啡香气会捏着你的鼻子,把你拉进店里。进店后,咖啡店老板的样子可能让你大吃一惊:头戴鸭舌帽,一脸大胡子。谁能想到,这样粗狂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充满童真,追求质朴的心。

  咖啡馆老板的名字叫罗宏,3年前开了这家店。每天上午10点,罗宏会准时来到自己的咖啡馆,在这个由传统白族民房改建成的咖啡店中,开始自己一天的工作。

  从开店那一刻起,他就过上了一种别样的隐士生活。

■ 40岁以前:上大学、进机关、辞职下海、创办公司

  罗宏的父亲是南川区一家煤矿的领导干部,母亲则是一名中学教师,他们对罗宏的管教十分严格。“做人讲诚信,为人有礼貌,不贪婪不耍滑。”父母翻来覆去的教育让罗宏至今仍记忆犹新。

  在这样的教育下,罗宏的人生轨迹按部就班发展着——从四川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后,罗宏被分配到南川建设局工作。“给局长做秘书,领导还挺器重我的。”这样一份差事,自然被左邻右舍、亲朋好友们视为乖孩子的典范,“当时我常常成为大家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罗宏笑称。

  “那个时候,我时常会问自己,我过得是否快乐。”这样的日子并没持续多久,罗宏突然有个念头——辞掉这份工作。这个念头让罗宏自己都吓了一跳,可他越是摒弃,这个念头就越是像野草一般疯长。

  两年后,罗宏真的从单位辞职。父母得知后,惊异的同时也表现得异常愤怒。“两个老人轮番上阵做我的思想工作,老汉当时还大声骂了我好多次。”即使这样,还是没能拦住去意已定的罗宏。“小时候,我看了《徐霞客游记》后很兴奋,梦想着自己也能行走天下。”罗宏说。

  从公务员岗位离开后,罗宏去了成都。为了糊口,罗宏暂时找了一份搬运工的工作。过起了白天搬运,晚上找工作的艰苦日子。最终,罗宏在一家台资企业——统一集团成都公司找到一份销售的工作,凭着自己的聪明和勤奋,几年后,罗宏成了销售分公司的负责人。

  得知孩子在外混得不错,罗宏的父母松了一口气,可还没来得及夸孩子一句,2000年,罗宏再一次从单位辞职。“老汉都快崩溃了,说我在乱整。”

  辞职后,罗宏创办了自己的建筑工程公司,专门做学校体育场的塑胶跑道。几年后,他又创办了一家网络工程公司,靠着这两家公司,罗宏每年有1000多万元的收入。

  “第一次来到云南大理,我就不再想离开。”2012年,罗宏已然40岁了。

■ 40岁以后:开咖啡馆、住农家小院、到国外穷游

  40岁的罗宏,事业如日中天,但一个偶然的机会去大理旅游一个月过后,罗宏又一次做出了让父母匪夷所思的决定——卖掉公司的全部股权,去大理定居。

  “追求了一辈子,我才发现,我真正想追求的只是一种返璞归真的隐逸生活。”罗宏坦言,当自己发现了想要的生活,就真的疯狂到了不顾一切的地步。

  罗宏称,40岁之前,自己过着追名逐利的生活,是为了完成家庭和社会的使命,40岁后,他要把生命还给自己,按自己的想象来规划设计,完成自己行走天下、自由飞翔的梦想。

  一只慵懒的狗斜靠着墙壁晒太阳,几棵鲜花盛开的石榴树和李子树,几只燕子在屋檐下进进出出……在大理古城郊外的一处农家小院里,记者看到了罗宏的另一种状态——几个挽着发髻的男子正用各种不知名的乐器,弹奏着不知名的乐曲;罗宏操起一支竹笛加入进去,“咿咿呀呀”地吹起来。罗宏说,自己从小热爱音乐,但从没有刻意去学,演奏水平高低无所谓,只要开心就够了。

  罗宏现在租住在一间普通民宅中,破旧的院子里,一间砖瓦房孤零零立在那里。平时出行,罗宏靠的是一辆千把块钱买来的旧摩托车。长期远离市区,让他已两年没有买一件新衣服。

  罗宏与朋友合伙开的“柿子树”咖啡馆,没有选择热闹的地段,也没扩张经营的想法,只求“有点收入,能维持基本生活即可”。罗宏说,咖啡店是两人轮流值守,他有充分时间外出旅行。几年来,他每年要走两三个国家。咖啡馆收入微薄,他就买廉价机票,住青年旅社这样的廉价酒店。例如,他只花费8000元,在澳大利亚“穷游”了10余天。

  “有隐居苦修的意思,但这并不是吃‘苦’,而是享乐,享受安逸归隐的自然生活。”罗宏称,虽然“苦修”,但他的心中充满着对故乡的留恋。

  “大理有不少重庆火锅,我每周都要去吃,不吃就会觉得少了什么东西。”在罗宏的家院花圃中,一种淡色的小花成片成片的开着。“这是令箭群花,家乡很多。”因为对故乡的一份思念,他将这些花种在这里。

  面对从家乡来的记者一行,罗宏刻意用重庆话,但经常走调。“很不好意思,经常不说了,现在要把普通话翻译成重庆话,有些困难。”他充满歉意地说。

  他表示,欢迎重庆的朋友到大理去参观他的咖啡馆、农家小院,体验和现代都市完全不一样的生活方式。

■ 对话

  记者:放弃了都市的繁华和便利,你会不会觉得不习惯?

  罗宏:肯定不习惯,毕竟这环境确实太简陋,但是话说回来,只要过着舒服,慢慢就习惯了嘛。

  记者:有没有想过再回去做做生意,重新融入到城市中?

  罗宏:完全没有这个想法,现在的生活质朴简洁,正是我这么多年来一直追求的,所以我可能会将自己余下的时间全部放在这里度过。

图文来源:
http://cq.qq.com/a/20151120/009299.htm
http://cqrbepaper.cqnews.net/cqrb/html/2015-11/20/content_1877625.htm

寻一个ta,找一个你,让所有南川人在这里相遇!
  • 熊国林
    熊国林 72年生,石溪镇人,勤劳创业的梨园主人。
  • 周廷木
    周廷木 65岁,石墙镇人,坚守几十年的老打铁匠。
  • 平海星
    平海星 82年生,东城街道人,自强不息的血友病患者,肉兔养殖场老板。
  • 时荣恒
    时荣恒 43岁,南川大有人,从打工仔到老板,再然后返乡创业。
Trackback Url:https://nanchuanren.com/people/luohong/trackback
版权所有。本站所有图文内容均由访谈所得、本人原创或者网络转载,非经授权谢绝转载分享。请特别尊重受访对象肖像和隐私权,如有恶意修改、传播、造谣或中伤,本站及其本人保留进一步的追诉权利。

文明用语!本站所有图文内容均由访谈所得、本人原创或者网络转载,个中情节、缘由以及真实性由受访对象本人负责,若有失察失实之处,你可以置评但是绝不允许进行人身攻击!原则上我们相信真善美,包括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