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邹飞/文:纪文伶 发布时间:2018-7-19 18:00
彭胜,南川太平场镇河沙村人。在当地村民的眼里,这个28岁的农村青年有点“异”。尽管初中没读完就肄业,但凭着聪明和勤快,厨师、保安、墙布装修工,样样工作都做得不错。如今回村建了一个滑翔伞基地更是“一步登天”,还未开业就先把他父亲也拉上了天,俩爷子要一起摸故乡的云……

彭胜

  当了大半辈子农民,彭才文没想到,他会在自家门口飞上天!腾空的一刹那,他的心提了起来,感觉身体不是自己的了。看到平日里熟悉的茶山、稻田、池塘,还有自家楼房,全部都在脚下,像画卷一样徐徐展开。

  带他上天的,是儿子彭胜。

  这一对农村父子,儿子带着没坐过飞机的父亲上天;而父亲倾其所有,为儿子圆了一个飞翔的梦。

  在南川区太平场镇河沙四社村民的眼里,这个28岁的农村青年有点“异”。尽管初中没读完就肄业,但凭着聪明和勤快,厨师、保安、墙布装修工,样样工作都做得不错。

  他贴了近十年墙布,由于技术好,收入高的时候一个月能赚一万多元。可他总觉得这些都不是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在重庆主城打工时,彭胜周末跟朋友去洋人街攀岩。他个子小,体能不够,被朋友甩得老远,下来后累得连筷子都拿不稳。可他名字里不是有个“胜”吗?如父亲所愿,他从小就有一股不服输的劲。于是,手上活路不多时,同伴们打牌打游戏,他就跑去练习攀岩。慢慢地,身手变得敏捷,身体也更健壮。场地攀爬过关后,他又跟着其他户外爱好者跑去野外征服山头。

  他一碰到岩壁就很兴奋,特别是急速下降时,失重的感觉让他着迷,欲罢不能。于是,他又喜欢上了蹦极,他胆子大,下坠过程中还可以跟别人说话。

  对于儿子与众不同的爱好,彭才文起初感觉有点莫名其妙。安安分分种地或打工不好吗?爬墙,绑着绳子跳崖,像什么话。

  没想到还有让彭才文觉得更离谱的。

  2016年,彭胜第一次体验了滑翔伞。“双脚脱离地面,在蓝天白云之间翱翔的感觉,把我带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当他确认自己彻底爱上这项运动后,考取了中国航空运动协会颁发的滑翔伞资格证书,相当于拿到了滑翔伞飞行执照。

  考证花了两个月,其间飞了两三百次。每天他都是起得最早的学员,反复练习在空中的操作技巧,以及特技科目。每一次飞行,他都不愿意结束,总是想多飞一次,再飞一次。

  玩滑翔伞,需要积攒经验形成“伞感”——背着伞,即使看不到伞的状态,但通过感受身体的力量,都知道伞往哪边偏,风往哪个方向吹。他的技术越来越娴熟,滑翔伞似乎已成为身体一部分。

彭胜准备起飞
彭胜在测风速

  回到家,彭胜兴奋地跟父母分享自己在天上的感受。彭胜平时不善言辞,但说到滑翔伞就滔滔不绝,旁人都难插上话。看着儿子脸上幸福的表情,彭才文慢慢理解,也接受了。做父母的,不就是希望儿女开心嘛。

  不仅自己飞翔,彭胜还希望更多人能体验飞翔的快乐。是的,他想办一个滑翔伞基地!就像同为户外爱好者的好友赵小翠的评价,彭胜行动力很强,想到什么马上就会去做。

  重庆的滑翔伞运动才开始起步,适合的场地更是少之又少。彭胜花了半年时间,跑遍了重庆几十处近郊寻找场地,车开了两三万公里,车胎都补了几回。有的路烂得车开上去半天掉不了头,有的路车去不了,全靠人爬上去。

  对于滑翔伞场地,要求有足够的高度,视野广,风向适合,不能有高压线,而且通公路。彭胜随身带着测风旗,能看到风往哪边吹,风大风小都不行。

  这半年里,彭胜推掉了大部分活,收入仅够维持基本生活。但始终没找到一处心满意足的场地。

  沮丧之际,他突然想到,为什么不就在自己家乡飞呢?太平场镇位于南川最北端,属丘陵地区,森林覆盖率达到60%。镇上有一座400多米的观音山,植被丰富,郁郁葱葱,雨后还会见到壮丽的云海。山顶有一处茶山,旁边正好有一处空地可以起飞。

  在山顶多次测风速后,完全符合要求!彭胜决定,就在家门口建滑翔伞基地!

在天空中滑翔的彭胜1
在天空中滑翔的彭胜2

  地点选定,还面临着许多困难。

  起飞点的那块地是从旁边茶山老板手里租过来的,但降落点的十亩地属于一户村民家,需要办理土地流转。搁置了一两个月,年近六旬的父亲彭才文自告奋勇去镇政府和相关部门跑了好多趟,终于办好手续。

  接着是平地。坡陡,大型挖机不能开上来。老彭请来炮机和钻机的工人,遇到坚硬的岩石,一点点地把岩石钻去。

  场地上还有几十棵树遮挡了道路,为了省钱,老彭找来汽油锯,一根根亲手锯断。

  一副滑翔伞需要3到5万元,前期所有费用加起来需要30多万元。这对家里来说是一笔巨款。彭胜自己攒下的一点钱显然不够。

  彭才文辛辛苦苦攒了几万元,原本想留着装修房子用。咬咬牙,拿出所有积蓄给儿子。另一边,彭胜青梅竹马的妻子也很理解,包揽了家里的事,支持丈夫全心投入自己喜欢的事业。丈母娘也借了十多万元。

  终于,彭胜的滑翔伞基地建了起来。

起飞前彭胜帮父亲系好安全帽
彭胜父子俩准备起飞了

  其实老彭也算是个见过世面的人,但一次飞机也没坐过。“嗨,乡下人,坐啥飞机嘛,现在哪里火车去不到?”

  老彭38岁那年去了云南,参加过多座机场的建设和改扩建,在迪庆、大理、丽江等机场都工作过。看着一架架飞机腾空而起,老彭心里充满向往。

  嘴里说着坐飞机没啥意思,真实的原因是“怕花钱”。他的老伴,彭胜的妈妈患疾病,刚做了第二次手术,这些年已花了八九万元,之前家里才送走了患病去世的老人,也是相当大一笔开销。

  儿子说要带他上天时,老彭是有些心动的。

  “横竖试一下嘛!”老彭凑到老伴耳边说,“放心,安全得很!”其实他心里很虚,不过倔强的老彭把心一横,坐就坐嘛!

  彭胜解释说,其实滑翔伞非常安全。除了起飞时需要风向配合,每秒风速不超过7米,只要脚离开地面,在空中可以自己操控方向,跟开车差不多,不会受到风向影响。

彭胜父子俩跑步起飞
腾空起飞,彭胜父子俩开始滑翔

  第一次跟儿子上天,是去年腊月二十八。当天天气寒冷,他裹了件羽绒服,出门前一直不停说话,想掩饰紧张情绪。儿子只说了一句,“准备好了就走嘛。”老伴目送他俩出门,一再叮嘱儿子,“把你爸爸照顾好哟!”

  虽然之前看过儿子飞,但轮到自己,老彭心里还是紧张得要命。连飞机都没坐过的他怎么也想象不出,飞出去是什么感觉。彭胜看出了父亲的紧张,“不要怕,有我在。”

  老彭点点头,心却还是悬着。特别是拖着伞,跑到悬崖尽头那一刹那,老彭说:“心子眼眼都提起来咯!”他闭上眼,只感觉到双脚离开地面,身体腾空,情不自禁大喊出来。

  上周,是老彭第二次飞,没上次那么紧张了。他穿了一双塑料拖鞋,不用儿子提醒,主动找了一根麻绳,把鞋子紧紧绑在脚上。

  跑出悬崖,腾空那一瞬间,老彭又忍不住大喊出来。滑翔伞在空中盘旋,“好凉快哦!”“太爽了!”他的吼声,可能站在对面山头都听得到。

  上天啥感觉?老彭说,风就在耳朵边呼呼地吹,云就在旁边。他睁大眼睛,仔细看了看脚下生活了几十年的家乡。“下头是青山绿水,遍地稻田,还有野花,过瘾!”

  这次遇到上升气流,把人带了上去。老彭有点紧张,彭胜赶紧安慰他,连连说“没事”。

  彭胜对父亲说,坐这个,比飞机带劲。“等我创业起来了,再带你去坐飞机。”

  “吔,老彭上天了。”这在农村无疑是个新鲜事,大家都觉得很稀奇,奔走相告。有乡亲专门跑来家里,或是基地,好奇地打听各种问题。“这个伞有没得发动机?”“会不会掉下来?”……父子俩也都不厌其烦地为他们解答。彭胜还专门为当地父老乡亲制定了一个优惠价。

  乡亲们都打趣说,老彭不得了,都上天了!有些年轻人也鼓足勇气来尝试。

  看儿子在天空中翱翔,虽然彭才文嘴上不说,眼睛里却透露着自豪。他在基地帮忙时,正好接到老伴电话,便主动向她汇报,“彭胜又上天了哟,今天天气不错,他想去钻云。”然后一手拿着手机,一边仰天看着儿子,给老伴做口头“直播”,“他飞了个特技”“又飞高了点了”“嗯,离云还是有点远”。

  彭胜的妈妈在家洗衣服,抬起头,也能远远望见天上的儿子。现在她也已习惯了,有个喜欢上天的儿子。

安全着陆后,彭胜开始收伞
淡淡一笑,对未来充满希望的彭胜

  做滑翔伞运动,意味着最近几年彭胜将没有固定收入来源。对这个家徒四壁的农村家庭来说,是一个负担。但全家人都很乐意,特别是老彭。平时,父子俩关系融洽,虽然各自在外打工,见面时间不多,但在一起时什么话都说。两人都是急脾气,性格直来直去,也会有争吵。

  老彭说,自己这辈子没啥愿望,儿子既然有梦想,就支持他去完成。如果没成功也不怪他,尽力了就行。

  对父子俩来说,有个好消息就是,国家体育总局去年公布了全国第一批96个“运动休闲特色小镇”试点项目名单,重庆市有4个小镇入选,其中就有南川区太平场镇。太平场镇正在着力打造集运动休闲、文化、健康、旅游、养老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全民体育健身平台和休闲养老旅游产业的运动休闲养老旅游特色基地镇。

  彭胜希望,和父亲一起,为家乡的“运动小镇”做更多事情。

图文来源:
http://mini.eastday.com/a/180718132334810.html
http://www.chinanews.com/sh/2018/07-18/8570749.shtml

寻一个ta,找一个你,让所有南川人在这里相遇!
  • 罗宏
    罗宏 1971年生,当过公务员、私企高管、老板,最后却选择放下…
  • 刘洁
    刘洁 南川人,本地区流行音乐实力唱将,里程碑式的领军人物。
  • 冷鑫
    冷鑫 1987年生,南川东城街道人,网络写手和文字工作者。
  • 王明洪
    王明洪 78年生,木凉人,家庭农场业主,创业明星。
Trackback Url:https://nanchuanren.com/people/pengsheng/trackback
版权所有。本站所有图文内容均由访谈所得、本人原创或者网络转载,非经授权谢绝转载分享。请特别尊重受访对象肖像和隐私权,如有恶意修改、传播、造谣或中伤,本站及其本人保留进一步的追诉权利。

文明用语!本站所有图文内容均由访谈所得、本人原创或者网络转载,个中情节、缘由以及真实性由受访对象本人负责,若有失察失实之处,你可以置评但是绝不允许进行人身攻击!原则上我们相信真善美,包括所有人……